2013年5月9日 星期四

反思與接納


最近有一次我去電影院看電影,結果坐的位置,旁邊是一位鼻子不舒服的年輕人,整場電影我都無法專心,因為他一直不自主的打噴涕(可能是感冒或鼻涕內流吧),我被他一直干擾著,電影的劇情再精彩,我也無法全神貫注的融入...我當時的反應是坐立難安,覺得自己有夠倒楣怎麼會衰小坐在這個人的旁邊,覺得今天的興緻都被這位老兄給打亂了...如果你是我,你會怎麼做?換個位子退票?乾脆不看了或是把隔壁的年輕人罵一頓?或是摀住一隻耳朵,繼續忍著?或是轉移注意力...

每個人在遇到類似的情況時,處理的方式也都因人而異,但是這次的經驗卻讓我永生難忘;正當我無意間顯示出不耐煩的動作之時,隔壁的這位年輕人開口悄悄對我說:「先生,對不起!因為我對香水過敏,可不可以麻煩你移過去一格,謝謝。」聽到這個事情的原委之後,習慣噴響水的我立時漲紅了臉,馬上主動換到另一排的空位去,原來,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我自己,而我卻反而在第一時間時,一昧地去怪罪到他人身上。

經過這次的教訓,我了解到,很多的事情,也許並不一定就如我們本身主觀意識的認知,必須要以更客觀的角度,去判斷非表面的因果關係,才不會因為自己的先入為主,讓誤會變成傷害。

記得前年在一次同志朋友的聚會中,當時台大愛滋器捐事件的風波正在延燒,席間一位朋友大肆批評該名感染者的不是,將所有的問題都加諸在他的身上,這些話聽在我的耳裡當然覺得憤憤不平,但是礙於自己也不敢公然反駁造成連結,所以只簡單的回了一句:「如果你是他勒?」馬上讓這位大放厥詞的朋友閉上了嘴,讓他有機會靜下心來去看清事件的原委,去了解當事人會如此做的理由,有時,事情的癥結不在於對錯,而是在於利與弊之間的輕重。

現在的我,只要是在適當的時間、地點、人物下,並不太會去避諱公開自己的感染身分,許多的朋友會問我為什麼不怕因此而受到其他人負面地「另眼相看」,我都會告訴他們:「人生並不完美,但需要學習接納事實!在我能夠接納自己之後,才能讓其他人有反思的機會,讓他們可以試著設身處地來經歷我的過去,而如果他們真能因此而體會感染者一路走來適應與生活中的艱辛,也許他們就能看見到感染者是具有多麼堅強的一面。」

2 則留言:

  1. 我會打開我的片盒給他三顆葡萄籽精華XDDD

    回覆刪除